Cerises Cherry

瑞金瑞金瑞金


其它杂食

乔治桑:

通贩啦-~
画师:@醉忆 (狂亲吻~)
主催:磨石
宣图:zands(辛苦啦亲)
价格:75大小双人圆吧唧➕纸片:20人民币
数量:50套~
通贩店铺@:black工作室
通贩时间:明天(2018.8.25)晚上6点~
链接:【#寄售#凹凸世界同人 瑞金婚礼】http://m.tb.cn/h.34grlOD?sm=0d65e8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咑閞;或復·制这段描述€Tlm6b296LMw€后到👉淘♂寳♀👈[来自超级会员的分享]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哦!
老规矩!抽5个转发的朋友送全套~

乔治桑:

超唯美!美丽的水下世界~
瑞金溺水pa
画师:@摸摸摸 (抱起来举高高~)
主催:磨石
宣图:zands(辛苦啦!吧唧)
价格:75大小双人圆吧唧➕纸片:20人民币
数量:60套~
通贩店铺:black工作室
通贩时间:明天(2018.8.25)晚上6点~
链接:【#寄售#凹凸世界同人 瑞金溺水】http://m.tb.cn/h.34eFLYn?sm=496208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咑閞;或復·制这段描述€s4S1b296wMB€后到👉淘♂寳♀👈[来自超级会员的分享]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哦!
老规矩!抽5个转发的小朋友@送全套~

摸摸摸:

乔治桑:

通贩啦!好看的西幻瑞金没有人来一口嘛~
瑞金西幻pa
画师:@摸摸摸 (超可爱~谢谢摸摸~)
主催:磨石
宣图:zands(抱~)
价格:44mm双人圆吧唧➕纸片:30人民币
数量:30
通贩店铺:black工作室
通贩时间:明天(2018.8.25)晚上6点~
链接:【#寄售#凹凸世界同人 瑞金西幻】http://m.tb.cn/h.34gqEVg?sm=4fa3f2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咑閞;或復·制这段描述€GuHab296Lva€后到👉淘♂寳♀👈[来自超级会员的分享]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哦!
老规矩!抽5个转发的小朋友送全套~

一觉醒来看见酷哥,你看看你这个男人,傲娇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爱瑞哥一辈子,不掺假的那种,我想和他做一被子的好朋友,占tag致歉

求你们结婚,立刻,马上

瑞金 你是我最后的温柔


慎点,是刀,一方死亡。
之前在空间看到的梗,想了一想写了瑞金,中间有些地方比如说歌词什么的没有改,因为我也不知道人鱼会唱什么(*°∀°)=3(((((希望有评论


侵提删,妈耶少打了一句













他可以守着一座鲸鱼的尸体长达百年,因为这是它留给他最后的温柔

格瑞是鲸鱼中的王,冷酷而强大,至少,在他遇到金之前是这样的。

不知道是多久之前,他被一个问候而惊醒,一抹金色就这样闯入他的生活,像阳光一般,照射进五百米的深海中,温暖着他冰冷的心。然后他听到那个少年说道

“早上好啊!你可真大啊!唔,我迷路了,你能带我回家吗,我是金,是人鱼哦!”

格瑞迷迷糊糊的回应了一声,最后的七海之王,金吗?大概他真的是他的王吧。

格瑞专心呲水柱时,金从海面上浮出“格瑞!你游的太快了!我还没和你说完呢!我来的路上看到了好多奇奇怪怪的东西!!”鲸鱼的体积太过庞大,加上水柱喷出的声音,金要扯着嗓子才能让格瑞听清他说了什么。然而格瑞并不是很想听,太吵了。这和他之前处事的方式完全不同,他习惯了一个人,一只鲸,突然吵闹的生活让他感到不适。

“金,安静”

金还在喋喋不休的讲述着他的经历,听到格瑞的话时先是一愣,后来挠了挠头,眨了眨眼睛,“对不起啊格瑞,我是不是吵到你了?”格瑞看着半耷拉着脑袋的金,叹了口气,“不是,你最好省点力气,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格瑞渐渐习惯了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小的王,其实适应起来很容易,就像鲸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一样。“……人鱼歌咏使航船迷失方向,它们落泪成珠时海上升起皎洁的满月,踏上陆地比最残暴的人类战士更强……”
小人鱼捧着书躺在它背上翻了个身,“格瑞,格瑞,你在听吗?”
“……在听,我要沉下去了。”
“别啊!我还没晒够阳光呢,格瑞你也多晒一会儿啊。”小人鱼沮丧地说,伸出双臂抱着它滑腻的脊背,企图想让他一只浮在海面上,可是他太小了,根本就是在做无用功。于是格瑞带着他的王,又一次沉到了海底。

金偶尔也会做些像个王那样的事情,帮寄居蟹搬搬家啦,或者解决各种海洋生物的民事纠纷。虽然在格瑞看来他只是自找麻烦。
他都不知道在这片海域里住了多久,好像每一只盲虾,每一条海鳗,都认识这七海之中的最後一只人鱼。

在格瑞觉得自己只不过是喝了口水的时候。
金甩着那条带着箭头纹路的尾巴说,“你刚才把他们都给吃了,紫堂说过,这都是自然界的生灵,不能随便伤害的!”“对不起……但如果你要这么算的话,我一天要吃成千上万的这种生灵。”
“这片海域没有那么多的生灵。”金认真地告诉它。

“你不是想让我送你回家吗?告诉我你的家在哪?”格瑞问他。
金躺在海底的一块岩石旁,时不时的逗逗躲在海葵里的小丑鱼,或是和海龟爷爷聊聊家常。
“嘿嘿,其实我是偷偷跑出来的,我只有一个姐姐,我在找她,她已经消失很长时间了”他略带抱歉地将两缕金发卷起又抚平,抱起那本海底的地图,指着上面的一个点给格瑞看:“大概是在这里吧,我姐姐去的地方”
“她大概不会回来了。”格瑞在心中说道,但却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知道那个地方究竟有多么危险,他也不想让这个天真的王去沾染上污秽。“你一定会找到她的。”

“你知道人鱼在海洋中意味着什么吗?”突然有一天,格瑞问住了金,那个一直再和海马先生聊天的王
“意味着什么?”金在水里打了个滚,接着快速游到格瑞身边,“格瑞!你知道吗?你知道的吧!快告诉我!!!姐姐说人鱼是强大的存在,可是我感觉不到啊,那只海蛇一直在嘲笑我的身高!!!”

“因为你是笨蛋。”

格瑞突然发现金眼睛红红的。
“被人欺负了?”
“才不是!书上写着人鱼能哭出眼泪来!可是我哭不出来!!”
“……哭不出来就哭不出来吧,也没人要你的珍珠。”格瑞每天这不能吃那不能碰的,哭出来珍珠能怎么样,难道让他吃珍珠吗?
“可是,我想给你看珍珠……呜……”
格瑞的心中有什么好像抽动了一下
“……我不想看。”
“……呜。”
哭累了的金趴在珊瑚礁旁睡着了,睡醒之后,发现身边铺满了珍珠,大的小的各种颜色。像是一颗颗夜明珠一样,映着海底发光
“你哭的。”格瑞一脸正经的看着那个眼睛由于哭的太多而红肿的金说道
“真的?!”金笑的像个小孩一样,“太好了,我也能哭出来珍珠啦!”
格瑞强忍笑意,但那一瞬间金也看到他的嘴角上扬。
“格瑞你笑了!”
“我没有。”
“你绝对笑了!!格瑞笑起来好好看啊!”
“白痴”

它也曾带着他翻山越岭,从千里冰封游到旭日初生。
金喜欢一切新奇的东西。比如他从沉船里翻出了一条新娘的长裙,立刻就迫不及待地套在了身上。
“格瑞,快看!”他在格瑞的眼前转了个圈儿。金色灿烂的笑容入了格瑞满眼,看的他愣了神,直到金头上的呆毛出现在格瑞眼前,他才回过神来。
“诶……你知道这是人类的女性才穿的吗?她们会在自己深爱的人的面前穿上这件衣服,然后他们会接吻,会永远的在一起”
“哦……”金想了想,又绕着他转了个圈儿,“那我到底好看吗?我还想穿出去给大家看呢!”
“……”完了,道理是讲不通了。
于是,格瑞将那件衣服拽下来,拖着金回到了深海

你的温柔,只能给我看

于是金整整郁闷了一天,不吃不喝也不和格瑞说话,直到他在另一块珊瑚礁下发现了那件裙子,只不过上面多了另一个人的气味

只有两千米深的海沟里才会有年迈到记得人鱼族类的生物,有那么一段时间金确实喜欢上了跑去深海洞穴里听那些奇形怪状的古老章鱼讲故事。
格瑞曾经偷听过他们聊天。
章鱼:“王,我真的想触手你。”
金:“触手?那是什么呀?不过没关系,你们是我的朋友嘛。”
格瑞:“……”
于是第二天,当金一如既往地去找他们讲故事的时候,发现章鱼们都不见了,只留下一地残骸。

“格瑞!你把章鱼都吃了?!?!”
“没有,他们去给你找故事了。”
格瑞大骗子,我都看到你嘴角的鱿鱼丝了!

刺眼的灯光照进深海,映出了船帆的影子,金快速的游了上去,格瑞紧随其后,金见过那个画面,就在他姐姐给他的那副地图上。
格瑞拦在了他的面前,那双深紫色的眼眸映出了他的身形。
“金,别去”
“我悄悄地游过去……不会发现我的!姐姐一定会看到我的,我要去看她过的好不好!”金犹豫地说道,“悄悄地游过去,就看一眼,应该没什麽吧?”
他绕过格瑞的身躯,向着暗影游去,就像当年他的姐姐那样,没有回头

刺眼的灯光突然打到金身上的时候,他吓坏了。自己明明很好的隐藏起来了啊!
突然之间,从四面八方来了许多的人,全都聚集在一起,把他围了起来。
“真的是条人鱼!和之前的那只一样,都是金发。”金从一堆嘈杂的声音中隐约听到了有一个人说到有一条人鱼和他一样,那一定是姐姐啦!“你们见过我姐姐!她在哪……呢”还没等他说完,枪口就对准了他的眉间,一只手捻住了他的发梢,观望起他的脸来,“应该能买个好价钱”

继而,围观的人类又是一阵欢呼
金想抬起胳膊挡住脸,因为那光太强了,甚至晃的他的眼睛有些痛,泪水不断的从蓝色的眼睛里流出,滴在了他的手上,甲板上。

格瑞……

格瑞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干出袭船这种事情。
他处在深海中每天安静平和,没有任何烦恼,饿了就吃,累了就休息,因为他是强大的存在,也没有家人需要担心。
直到金的出现,打乱了他的一切
鲸是个温柔而优雅的品种,格瑞也是如此。没有别人的侵犯,他是不会攻击的。可是此时,他的宝物,那个小小的王,金,现在正在船上哭呢。他别是用手背擦眼睛了吧?要是他发现自己是哭不出来珍珠的就糟糕了!那些珍珠是他找了好久才找到的。
只是这样想想,好像连落在身上的捕鲸炮与鱼叉也都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

没关系,只要有你在。

炮火突然停住,格瑞强忍着伤痛抬头看向甲板时,他熟悉的金变成了魔鬼,飘逸的金发变成了白色,连那和深海一般的眼眸都变得鲜红。
人类遭到了重击,几乎全军覆没,那个赤裸着全身的王站在边沿突然坠入了海中

格瑞看见金又慢慢回复原来的样子,就任由自己沉了下去,隐约间他听见金在叫他,慢慢睁开眼睛,只见那只小小的人鱼哭的不成样子,豆大的眼泪落在他的身上,“格瑞,你醒醒,我再也不乱跑了,对不起,对不起,你醒醒……”
航船上的灯火照亮了海面的波光,格瑞和金都回到了海底。月光为他们照亮了一条路。
没有哪一次的夜晚这样明亮过,也没有哪一次的月光这么亮过。


金从那座翻倒的船上拿来了一把竖琴。
虽然弹的不成曲调,但格瑞也乐在其中,看着金憋红着脸也弹不出一曲成调的音乐的样子,简直可爱极了
“格瑞你别笑!我一定能弹好的!”
“有多久呢?”格瑞问。
“很久。”金说。
“那你加油”格瑞鼓励着小人鱼,“等你能弹出一首曲子时,我就送你一件礼物。”

那时,金还不知道,这件礼物的代价竟然如此之大

格瑞离开的那个晚上并没有告诉金,因为他知道,金一定哭的一塌糊涂然后不想让他就这样离开,可是没办法,就算他的生命再长,也不可能陪他永久,意识慢慢模糊,但他还能看见那个抱琴坐在礁石上的身影,努力的弹好每一个音阶。

他在歌唱,即使不成调子
“当我苏醒的时候 月华普照海岸
“当我苏醒的时候 海浪将我名显扬
“我爱 踏着五月的芬芳而来
“给我七海的荣宠 啊
“为你唱响七海的乐章
“把我的泪水换成珍珠
“点缀你的脸庞……”

声音越来越小,还带着断断续续的哭声。
金,终于能唱出一首完整的歌了。
现在,是我承诺兑现的时候了。
白痴。

很久之后,金不再寻找他的姐姐,而是在海洋得最深处找了一个居住的地方。
他每天仍然给寄居蟹搬个家,帮助他们解决民事纠纷,即使他不是这片海域的管理者。他也仍然抱着他的地图看着所有海域的方位,仍然跟深海的章鱼索取着过去的故事,只是不再有那些他听不懂的词汇。他仍然浮上海面去晒太阳,套上那件裙子当作作自己是漂亮的新娘。
他居住的琼楼是雪白的鲸骨,他再也不去找那虚无的宫殿。有时他会穿着那件裙子到鲸头骨处,那里本该有着一双让人沉醉其中的眼眸,此时却空洞一片。

“你本该有一座华美的宫殿,我却只能给你一具庞大的尸骸”
“格瑞,我好看吗?”

@举个栗子  老师的本子到了开心,昨天就到了,一直没来的及发,感谢老师写出这么好的文。为老师打call!!!

ps:我们班同学让我表演脸不红心不跳花式棒读番外

一群恶毒的人

吹爆太太!!!给太太的返图!!太可爱了!! @びん

大概是个雷安小甜饼

各种人物设定崩塌,不管怎样,我爱雷总安哥。



















三天前,安迷修和雷狮吵架了,安迷修从雷狮的家中搬了出来,住到了金家。三天后,他就接到了卡米尔的电话。

雷狮出事了。
状况的很糟糕。
可能会死。

这是神情恍惚的安迷修从卡米尔的话里搜索出的信息,电话一挂,连手里的材料都没有处理完,他就打车从公司奔向医院。

说实话,最初他对雷狮这个人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就是个纨绔子弟,性格恶劣,倒是他那一脸欠抽的表情倒是给安迷修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哟,这不是傻逼骑士吗,怎么我的手下也轮到你来管教了?”



混蛋,简直想给他一个耳光。要不是有我,你弟现在就危险了。


但自己作为骑士,不能做出违背骑士道的事情。

“恶党就是恶党”

他只留下了一句话,便带着那玳瑁星姐弟扬长而去。他知道雷狮是在暗示他,自己的海盗团里出现了分歧,在这么纠缠下去,可能会对自己不利。


后来,大学毕业典礼上的公开表白,全校的人都知道雷狮喜欢他了,接他和雷狮莫名其妙的走到了一起,一起吃饭,一起打架,一起工作,到最后一起睡觉,有时他们一起出去逛街,买东西,也会因为到底是买马的图案还是买船的图案大打出手,时间长了,雷狮也不会和他吵架,直接挑了船的图案,然后再偷偷买下马的图案给他一个惊喜;有时他们做饭也会因为到底是吃养生大餐还是烧烤而吵上两句,但多半是他被拉去床上打一架,最终以雷狮的胜利结束,安迷修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那个海盗

一颗不大的泪珠掉落下来,虽然不大,但足以让他意识到自己正在流泪,他看向车窗,车窗映出他的已经被泪水模糊的面庞。


眼泪,止不住的向外流。

如果他不和雷狮吵架会不会雷狮就不会出事;如果自己不搬出去住雷狮会不会就不会出去找他。

悔恨在心里蔓延,化作泪水敲打在衣衫上,手背上,长裤上。

车还没停稳他便甩下了一张100元的车费跑向手术室,手术灯还亮着,看样子还在抢救中,回头看了看四周卡米尔他们都不在,去哪了?拿起手中的手机,颤抖着按下电话号码。


嘟……嘟……嘟……

接啊

回应他的只有冰冷的电子语音


“诶,帕洛斯,那不是安迷修那小子吗?”佩利和帕洛斯从另外一个房间里走出来,卡米尔也跟在后面,阴沉着一张脸,安迷修抬头看了看房间上的牌子,太平间三个字刺入他的眼中。

啪。

手机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一声。接着他整个人跪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脸,泣不成声。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要和雷狮吵架?为什么自己就不能考虑他?

“雷狮……”抽噎的声音从他的指间传来。

“叫你雷爷爷干嘛”


“别走……”

走字一出,安迷修猛然抬起头,那个雷狮正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他,旁边的三个人也一脸迷惑的看着他,妈耶,这傻逼骑士不是真的傻了吧

“雷……雷狮,你怎么……你不是……”

雷狮勾唇一笑,“你不会以为是我死了吧安迷修,你雷爷爷我什么时候这么弱鸡了,还能吃亏受……伤”

雷狮话没说完,就看见安迷修的眼泪又一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看不清他的表情,这是,生气了?不过本来也不是他的错,去找安迷修的路上遇见了出车祸的一个小女生,按照安迷修的骑士道就顺手把她送到了医院,让卡米尔打电话告诉安迷修一声,结果他话都没听完就过来了,真是傻逼。

心里正想着如何嘲笑安迷修这大惊小怪的样子,安迷修手臂便从两旁绕上,下一秒拉紧了手臂,让自己缩在雷狮的怀里。

“安迷修?”雷狮能感觉出来,他在颤抖,也在啜泣,环在脖子上的双臂也带着凉意,雷狮将双手环抱在他的腰间。


“傻逼骑士……”


安迷修从金的家里搬了出来,临走时格瑞还向雷狮要了住宿费,大概是因为他打扰了格瑞和金的二人世界,坐在雷狮车的副驾驶座上,他一只手拄着下巴望向窗外,另一只手被雷狮的手扣住,尽管他告诉过雷狮不要单手开车,但是,谁又会在意呢?


你问后来?后来当然是安迷修被雷狮拉去 操 了一顿,还扬言要把之前的都补回来。